52首唐詩帶你回望盛世年華
  來源: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 作者:酈波
2019-10-12 15:56:32

demo.jpg

《唐詩簡史》

酈波

學林出版社

對於中國文化來講,能訓練母語感覺、提升感知和運用母語能力的媒介,最精粹而又符合中庸之道的,莫過於唐詩宋詞。一個民族文化的傳承有它的基因,詩詞就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遺傳基因。唐詩,生動而全麵地展現了彼時身份複雜的詩人們對自然、社會和人生的終極思考,蘊藉著大唐神韻,盡顯中國文學與藝術的巔峰氣象,濃縮了華夏文明發展史上所積累的文化精華,堪稱世界文學史上難以超越的經典。

這本書有一個副題,叫做“一個人,一首詩,一種人生,一部大唐”。書中我選了52位唐代詩人,每個人選一首詩,連李白、杜甫也隻選一首詩。這些詩人和他們的詩以及他們的生命軌跡和人生感悟,穿越了千年,讓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精彩紛呈的人生經曆,聽到來自大唐各個角落的聲音,觸摸到華夏文明的精髓所在。當然,就唐詩而言,能選、可選、想選的詩人和詩太多了,但既然是簡史,也就無法麵麵俱到。

在中國的各種文學形式中,詩歌在民間的傳播應該是最廣泛的,而其中唐詩尤甚。我以為,這不僅緣於唐詩藝術上的偉大成就,更在於唐詩所呈現出來的一種博大胸懷,萬千氣象。當我們誦讀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”的時候,當我們誦讀“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隻相似”的時候,當我們誦讀“海日生殘夜,江春入舊年”的時候,我們胸中升騰起的該是一種怎樣磅礴的氣象!當我們誦讀“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”的時候,當我們誦讀“借問酒家何處有,牧童遙指杏花村”的時候,我們又感受到了怎樣的生命張力,體悟到與自我、與他人、與天地自然的和諧!而當我們誦讀“人麵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”的時候,當我們誦讀“去春零落暮春時,淚濕紅箋怨別離”的時候,當我們誦讀“玲瓏骰子安紅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”的時候,撲麵而來的則是唐人那生動的喜樂與悲歡。

在考察了唐詩的流傳曆史後,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詩詞乃是全民的財富,是大眾的財富。就像李白的《靜夜思》,這首詩的版本我見過的就有八九種之多,還有人說找到了五十多種。之所以會如此,是因為在詩歌的流傳過程中,全民都參與了作品的再創作。根據版本學研究的成果,李白原詩應為“床前看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舉頭望山月,低頭思故鄉”,現在流行的版本則是我們耳熟能詳的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”。應該說,這樣的改變,更好地體現了漢語的特色,將母語表現力強的優點發揮到了極致。漢語是一種分析性語言,它重實詞,而輕助詞、虛詞,哪怕連動詞都省略了,也能很好地表情達意,甚至更能體現出至純的境界。“看月光”,多了個動詞,顯得不那麼純粹;改成“明月光”後,境界瞬間得到了升華。“舉頭望山月”,最後改成“望明月”,省卻了與月亮這個意象可能相互幹擾的“山”的意象,變得更純粹,所表達的思鄉之情也就更醇厚了。

中國電視上的詩詞節目很熱,有許多朋友問我這個熱勁兒還能堅持多久?我覺得它能熱多久,接下來是否還有新的熱點,都沒有太大關係。它隻要熱過了,作為一個文化的引子,在社會上能夠引發一種共鳴、共識,對於中華文明的複興起到一種積極的推進作用,它的曆史使命就達到了。這本小書的作用也是如此。

編輯:肖笛 責編:趙宇清